香蕉网妖
当前位置:香蕉网妖 > 电竞 > 正文

女文青写电竞《最后之舞》完结后的自省

在由球队第六冠的赛季切入,以还原乔丹在公牛队职业生涯的10小时片子当中,无数瞬间动人心魄,结尾甚至算得上荡气回肠。

我看了关注的许多篮球相关媒体人的总结,也随他们第一次感受到乔丹为何可以封神。但这次我想讨论的是另一件事,关于记者。

作为一名电竞记者,我始终忘不了第一集里面的一幕:在1997-1998赛季开端,乔丹和公牛队回到芝加哥,联合中心球馆将要举办总冠军戒指颁发仪式。在走进球馆之后,乔丹与一名记者发生了一段对话。

反复回看那个片段,我感到那个狭长的通道就是一个属于记者的比赛场,能否留住乔丹并且发问就是那个握在手中的制胜一球。我们都知道乔丹一定会通过那里,记者必须要设计一个巧妙的问题,并在乔丹走过的瞬间将它提出。

在那个看起来闭合的问题里,那位记者设计了两个情境的比较:第一次总冠军戒指授予仪式和目前的这次,两次的特别之处显而易见。 这个设计使得回答问题的人会尽可能地回忆起两次的情境,而不是仅仅简单地用是或者否回答。

乔丹并非是或否的回答印证了这一点。 他依照记者的意图,将两次情境进行比较。 让回答也同样出色的原因,是他比较的标准很乔丹: 他还在追逐下一个赛季的胜利。

视频显示这一问一答只花了不到8秒钟。剪辑的片段让我没办法获知这是不是采访的全部,但这个发生在球员通道的采访显然不会太长。

问完那个问题,记者说了一句“感谢你的停留”,乔丹便头也不回地走进了“闲人免进”的球员更衣室。但正如片中接着播放出来的声音所说的一样,“每次听到乔丹谈及第六枚戒指时感觉总是很棒。”

这是一名记者在自己的职业生涯里需要不断面对的课题,设计问题,提出问题,从回答中获得我们想知道的东西。磨炼技巧,抓住机会——我们要做的或许和球员、选手们每天在训练和比赛中要做的事情并没有太大不同。

现在观看电竞比赛的时候,我的注意力更多地是放在比赛本身,而非赛后采访环节。更多的时候是在需要写人物报道的时候,在微博上翻看一些短视频节目,一些类似“获胜/抢龙/抢盾(诸如此类)之后你感觉怎么样”、“击败XX后你心情如何”之类的问题很难提供太多有价值的信息。也有很多聚焦在当时的赛况的提问,但却很少有能突显选手性格的设计问题和回答。

这也并非是自己所擅长的。 过去自己更多面对的是专访。 相比于赛事现场,专访总是能有相对充裕的准备时间和提问时间。

在一点关于电竞从业者的调查报告中,看到不少电竞从业者并非科班出身,我自然也是半路出家的一员。 而在工作中到底花多少时间在游戏上,又花多少时间提升总结,给自己的答案也总是并不能够满意。

很多时候,在审视行业年轻而不够成熟的同时,我也在想是不是该把这个结论放在自己身上。

最后放一些细节,作为给渴望拿出合格作品的自己的激励:为了完成《最后之舞》,杰森·海希尔采访了乔丹三次,共计7.5小时;为了专访,他准备了6页A4纸的提纲,为提问者(也就是自己)准备了一个备选人物,设计了无数问题。

第三次采访临近结束,海希尔问:“迈克尔,你还有什么内容是我们没问到而你想表达的吗?”乔丹回答:“我觉得你们都问到了。”

并非是程式性地提问和结束,海希尔说,对他和团队而言,那句话是最大的认可。

香蕉网妖网所有,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香蕉网妖 » 女文青写电竞《最后之舞》完结后的自省

赞 (0)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