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蕉网妖
当前位置:香蕉网妖 > 娱乐 > 正文

内娱偶像圈的疲惫与错层:《青你》《创造营》三年后再无蔡徐坤、杨超越

原标题:内娱偶像圈的疲惫与错层:《青你》《创造营》三年后再无蔡徐坤、杨超越

5月16日播出的《青春有你2》(后简称青你2)第20期里,练习生们完成了总决赛之前的最后一次顺位淘汰。最初的105名练习生,在经历三轮淘汰后,只剩下20名去角逐最终的9个出道席位。

与此同时另一边,较晚开播的《创造营2020》(后简称创3)上线在女团选秀上正面迎战,而女团之外,优酷的男团选秀综艺《少年之名》也已箭在弦上。

从2018年《偶像练习生》和《创造101》前后引爆内娱偶像元年开始,3年时间里,优爱腾共推出了8档选秀综艺,原本一片蓝海的团综市场,短时间内被迅速填满。

尽管在进入第三个年头后,节目数量过量、同质化严重、供应端输血不足等问题逐渐显现,但优爱腾显然没有停止脚步的势头。

《偶像练习生》成就了蔡徐坤,《创造101》成就了杨超越,他们的爆红让市场和资本看到了内娱行业内,大量未被挖掘的流量源头和粉丝经济,随之而来的,便是风口,热钱如浪潮涌入。

短时间内,选秀体系被迅速催熟,然而,这同样意味着,“早熟”的选秀体系与远未成熟的内地偶像市场,之间的错层被越拉越大,致使除头部外,多数练习生在综艺里的发展、所积累的热度,很难延续成为接下来演艺生涯的基础,综艺的结束,通常就意味着热度的结束。

综艺领域存在“综三代”魔咒,指的是一部综艺很难火过三季。今年,青你2和创3也同样逃不过这样一个节点,而更重要的是,依旧严重依赖渠道效应的内地偶像市场,也将承受连带影响,面临命运转折点。

爱奇艺的“偶青”系列和腾讯视频的“创造营”系列,是内地选秀综艺的两大阵营,但二者均师从韩国综艺《Produce 101》。

《Produce 101》是韩国国内第一个由多个经纪公司的练习生参与,并且进行练习生选拔的节目,背后制作方M-net最早是1995年韩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创立的一个音乐频道,后被韩国娱乐公司CJ E&M吸收,现在,M-net只制作音乐类娱乐节目。

由于M-net是音乐频道出身,通过打歌节目、颁奖典礼等形式,与韩国的各家经纪公司建立了良好的合作关系,这些都为Produce系列的良好发展打下了基础。

2018年,腾讯视频与爱奇艺模仿《Produce 101》推出了中国版男女团选秀综艺,尽管原样照搬受到了业界很多诟病,但播出效果确实证明了这种模式在中国的可行性,也因为两档节目的爆火,2018年被称为偶像元年。

在综艺渠道效应的影响下,偶像市场迎来鼎盛时期,但热钱背后,经纪公司、平台、偶像等链条上环节中被掩盖的问题正在发酵。

吕静从《创造101》开始就一直关注选秀综艺,她向搜狐科技感慨:“当时蔡徐坤真是凭自己冲出去的,你看现在这些女团选秀,哪个个人练习生能出去啊,都是资本在后面推。”

观众开始明显感知到大量资本入局后,其对偶像市场的冲刷和控制,每场选秀似乎变成了资本脚力的战场,但残酷的是,尽管资本加持,去年的《青春有你》和《创造营2019》相较前一季的热度都不升反降。

这让爱奇艺和腾讯视频产生危机感,在迎来“综三代”的节点,双方开始或主动或被动地做出改变,以求扭转局面,在已趋近饱和的偶像综艺市场获取注意力。

分别来看,青你2在推出了两年男团选秀之后,第一次涉足女团选秀,赛制上和往届没有太大变动,但在竞演舞台之外,练习生们的私下训练、生活以及人格特质展现也成为节目的重要组成部分。

爱奇艺节目开发中心小怪兽工作室负责人、《青春有你2》制片人吴寒在去年《青春有你》结束后,带领团队内部做了系统的复盘,他告诉搜狐科技:“《青春有你》整体的市场关注度没有像《偶像练习生》那么高,其中创新不足可能是一个重要的原因。所以今年在整体规范创新的模式和逻辑下,我们整个制作思路上有了核心定位:创新。”

吴寒指出:“一方面节目组提出全新概念‘X’,尽可能容纳多种风格类型的练习生,其次在节目模式上,我们也试图从多角度展现训练生的全面貌。”

另一边,创3则在赛制上进行了大刀阔斧的改革,第一二期就采取了激烈的Battle个人战,选手个人可上台争夺最强舞担和最强Vocal称号,胜者可登上首发,她们的队友随之进入主力队。从赛制到剪辑,创3抛开了很多综艺元素,唯实力论输赢。

也正是因为两个系列截然不同的路线,不少观众对比认为,青你2更偏向于线则是选秀逻辑。爱奇艺和腾讯视频对女团选秀的思路走向了相反方向,底层上来讲,双方想要寻找的受众和对市场需求的判断不同,进而在环节设置、剪辑方式、练习生类型选择上出现差异。

“从综艺节目制作的角度讲,需要进行热度衡量、技术赋能、智能应用,利用智能营销打造多样营销玩法;而在选拔练习生时,更注重展现现代女性的性格、思考,突出每个女孩不同、多元、鲜明的个性,从而进一步引起社会的讨论以及用户的情感共鸣。”吴寒说道。

爱奇艺以营销和话题讨论为导向的思路显然得到了验证。吕静表示,青你2的群像做得很出彩,审美多样化,“不是传统女团审美,实力强的同时也有很好的故事线。尽管剪辑会被骂孤儿剪辑,但确实导师的片段都很有综艺感,有梗。”

而注重实力选秀的创3在头两期获大量好评后,大众评价正在走低,不少网友发现,其虽然一味标榜“高标准”,但却始终没有给出“标准是什么”。吕静觉得真人秀和选秀的界线在凸显真人秀的情况下,选手依然具备实力,“要不除了舞台就别有其他任何画面,不然都不可避免是真人秀的感觉。”

青你2和创3对女团展现方式的对立本质是“去标准化”和“标准化”的对立,青你2提出“X”概念,直接表达出“不定义女团”的初衷,而创3则从导师台词、节目标语等各处不断强调“提高标准,打造最强女团”。

如果从综艺传播角度来看,“去标准化”的内容显然更容易打造话题,出圈内容点出现的可能性更大,观众也更容易产生“意想不到”的惊喜感,而所谓“综艺感”即源于这个过程。据V榜的数据显示,5月14日网络综艺播放指数中,青你2以83.15位居第一,创3以65.41位列第二。哪种逻辑的女团选秀更能收割流量,也就十分明晰。

经纪公司觉醒东方创始人、CEO纪翔向搜狐科技指出,最开始《偶像练习生》和《创造101》都是选秀逻辑,能爆发甚至出圈,都是因为猎奇、好奇心和新鲜感,但到了第三年的第三届,各方都已经有疲惫感,如果还是选秀逻辑,在出圈的层面上,一定是不利的,“青你2这么做,很理解,因为‘戏保人’,只有节目火,人才能出来。”

爱奇艺利用综艺制作手法,将选秀引向真人秀综艺,实际上是为因地制宜,更好地适应内娱偶像圈土壤。尽管这并不是经纪公司所期望的,“对于长期的专业经纪公司来说,的确不利,因为看重专业,敬畏舞台,但对于综艺感和话题性,不在我们培训的体系范畴。”纪翔说道。

选秀第三年,爱奇艺和腾讯视频需要重新选择节目定位,环境变化、市场迎合、自身受众特性,都需要考虑在内,这样的抉择并不容易。一方面,只有节目出圈,练习生才能被更多的人看到,进而拥有粉丝和热度,但矛盾的是,以话题和出圈为大前提的节目制作,实际上已经给观众提前进行了一层过滤,不具备综艺感或话题性的练习生很容易被“过滤掉”。

在纪翔看来,哪种模式更适合内娱市场没有绝对值,但可以肯定的是,平台对粉丝群体的重新认知和精准运营是这三年来最明显的进步。而吴寒同样表示,相比于《偶像练习生》,《青春有你》是一档面向粉丝群体精准打造的节目。

由选秀综艺培养出来的一批秀粉是节目的基本盘,他们所能带给节目的影响逐渐受到重视,“粉丝正在越来越垂直和细分,分工也越来越明确,后援会,数据站,打投组,集资应援等,饭圈越来越专业化,群体也在逐步扩大。”纪翔说道。

纪翔是传统影视经纪人出身,有二十年从业经验,创立觉醒东方后,以to B的艺人经纪服务为主,2018年在两档选秀综艺的影响下,纪翔决定快速适应外界变化,to C的粉丝经济业务当即提上日程。

内娱偶像圈有其特殊性,平台“疲惫”可以通过新思路,甚至新节目来开解,但经纪公司的“疲惫”似乎不是一方力量所能解决。

不同于韩国,中国偶像市场的火热是渠道效应的结果,当选秀综艺进入了可以炮制的运转模式,一切都像坐上了停不下来的马车,在选秀中,练习生本身变得不再重要,他们创造的话题和戏剧冲突被排在了更高的优先级。

韩国《Produce101》一年一档,中国选秀综艺却一年两到三档,与此同时,为了关注度不下跌,平台需要大量新练习生来创造话题,如纪翔所说,“这个市场本身没有那么大容量”,真正有自身造血系统的经纪公司很少,市场已然被过度稀释,这也就导致了今年两个女团选秀中,出现了大量非专业偶像经纪公司入场。

于整个偶像产业链来讲,爱奇艺和腾讯视频扮演的正是韩国M-net的角色,选秀综艺作为造星前端,位于产业链上游。在中国偶像产业后端还未构建出成熟的基础设施时——如练习生培训系统、偶像团体运营系统——平台先行,前端“早熟”倒逼整个产业驶入了快车道。

吴寒能够感觉到环境的掣肘,他表示:“制作过程中所面临的首要问题是如何摸索出一条国内女团独特的发展方向,或者是行业的内在规则,包括培训规则、出道规则,还有后续产业规则,这需要一个很漫长的积累过程。”

对比韩国,在《Produce101》推出之前,M-net就已经长期运营着打歌舞台、颁奖典礼等后端环节,练习生离开综艺后,有后续舞台承接,也就延续了偶像周期。

反观中国,成熟的选秀体系,和不成熟的偶像市场之间形成巨大错层,在平台掌握更多话语权的情况下,经纪公司几乎处于被动位置,扮演起了“为平台输血”的角色,这种被节目拖着走的状态很难不感到疲惫。

觉醒东方今年向青你2输送了五位训练生,最终有曾可妮和刘令姿两位进入最终20强。而在此之前,从2018年开始,觉醒东方已经连续三年参加了五档选秀综艺,是少有的几个保持高参与度的老牌经纪公司之一。

从过往参与的经纪公司名单来看,三年八档选秀中,参与四档及以上的经纪公司只有华谊兄弟、香蕉娱乐和觉醒东方,他们的共同特点是都建立了独立的练习生选拔和培训养成系统,且在泛娱乐领域有一定积淀。

但即使如此,“造星”对于成熟公司来讲依旧是一件试错成本、时间成本、资金成本高企的事情。“选人慎之又慎,优中选优,一旦选错,付出的代价是巨大的。”纪翔说道,“三年时间,觉醒东方选秀团队磨合完成,选人的标准已经形成,培训体系搭建完成,这些基础设施,不是一时半会就能做完的。”

三年时间不长,但从2018年至今,牌桌上的玩家已经换了一批,大量入局却无力承担“代价”的公司都纷纷离场,数据显示,今年参加创3的经纪公司有70%都是此前未涉足的新玩家。

回头看,火箭少女101从《创造101》出道后,11人中有7人出演过影视作品;《偶像练习生》中排名10—20的选手中,毕雯珺、李希侃、朱星杰、郑锐彬、董又霖、秦奋、徐圣恩等也均投身横店。走下选秀舞台后,转型影视领域已成为多数练习生的共同选择,褪去综艺带来的眼球效应加持,被迫转型才是现实。

而这正是内娱市场缺少打歌舞台,经纪公司又缺少资本直接运营团的结果。“这个问题困扰着所有的公司。出道既巅峰,数据只是锦上添花,雪中送炭的一定是作品的沉淀,但没有打歌节目,没有舞台,绝大部分都活不下来。”纪翔表示,与唱跳偶像相比,影视演员更具有普世受众群,练习生靠影视更易出圈。

但这又陷入了另一个悖论,如若练习生选秀走出的偶像,最终都输送向影视产业,那内娱偶像市场将始终不能独立,只能依附于更成熟且庞大的体系,充当输血角色。更尴尬的是,唱跳出身的偶像并不擅于演戏,专业性不足会让多数人夹在唱跳和表演的夹缝中,然后同样归于销声匿迹。

纪翔用“死气沉沉”形容当下的内娱音乐产业,他觉得如果还是这样,平台如果不花力气,有使命感地去建立各种类型的舞台,偶像也只有半条命,绝大多数会昙花一现,依然会被主流的影视市场所排斥。

打歌平台、线下演出等舞台需要第三方建立,显然中国偶像产业土壤还没有出现这样的角色,在此之前,流水线式的偶像生产线以及相应的盈利模式都无法成立。

在根本问题没有解决的前提下,今年平台、经纪公司、偶像共同走到了一个微妙的节点,这个节点之后,“杨超越”和“蔡徐坤”或许难再打造。

香蕉网妖网所有,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香蕉网妖 » 内娱偶像圈的疲惫与错层:《青你》《创造营》三年后再无蔡徐坤、杨超越

赞 (0)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