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蕉网妖
当前位置:香蕉网妖 > 电竞 > 正文

王思聪陪练666元?电竞陪练的另类人生

“如果觉得兄弟游戏玩得不错的话,明天订单接着走起!”3月1日,27岁的老猫微笑着向客人告了别,狠狠地伸了个懒腰。连续4个小时的陪练,让他累并快乐着,“今天赚到400元,月入万元不是梦。”

电竞行业的火爆推动着玩家数量的激增。而为了提升技术、体验游戏快感,他们习惯于寻找高手共同游戏,电竞游戏陪练应运而生。

据第三方平台七麦数据统计,最近一年时间里,知名游戏陪练平台比心陪练在iOS端的下载量达到1370万。而伴伴、捞月狗等游戏陪练平台的下载量也达到70万至100万不等。据比心平台官方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年底,平台认证游戏陪练人员为277万人,约有129万人通过游戏陪练获得收入。

作为一名有着多年陪练经历的老猫,最近订单数量激增。“受疫情影响,年轻人都只能宅在家里玩游戏,一方面让更多玩家了解到陪练的乐趣,另一方面也间接推动行业加速发展。”老猫说。

“疫情这段时间订单量确实有所增多。”3月4日,老猫告诉记者,受疫情影响,游戏成为年轻人宅在家里的主要娱乐方式之一,也间接拉动了陪练订单的增多。“但和此前主要以英雄联盟、绝地求生等电脑端游戏陪练不同,这段时间订单更集中在手游端上,也和年轻人无法去网咖玩游戏有一定关系。”

作为比心平台的知名陪练,昨晚她接了6个陪练单子。最后一单结束时,已经是凌晨一点多。退出游戏后,她习惯性翻了翻粉丝发来的私信,同时接了几个预约的新订单。上床睡觉时,已过凌晨三点。

“我的工作就是在线上陪客人玩游戏和聊天,让他觉得游戏氛围不那么沉闷。”桃花娘说。

早在魔兽争霸、CS火爆网络的年代,新手玩家为了提升技术、体验游戏快感,就已经习惯于寻找高手共同游戏,电竞游戏陪练应运而生。而近年来随着游戏逐渐被主流认可,电竞陪练行业也通过平台化、系统化的管理体系得以爆发式发展。

上海的初春,气温转暖,但仍有丝丝寒冷。桃花娘搓了搓手,窝进沙发上掏出手机登录进平台,开始逐一回复起粉丝的留言。

通常下午没有工作安排的线点多钟。结束后,她则在线上电台进行直播,和更多的网友互动。

电台是比心陪练平台下的一个栏目。大多陪练都会选择在没有接单的时候在此和粉丝互动。对他们来说,这既能加强粉丝的忠诚度,也有助于更多人认识自己。

远在湖南长沙的建刚蛙则翻阅着当下热门的话题。性格活泼的她喜欢在陪练时和客人聊各种有意思的事。“游戏过程需要不断营造热闹的气氛。否则很容易因为冷场而变得尴尬。”

晚上7点,建刚蛙准时登录进平台。这晚她有3个订单。下单的客人几乎都是她成为陪练后认识的朋友。

“很多陪练的单子都是朋友‘撑场’。彼此对输赢看得并不太重要,更多像是朋友之间开黑。”建刚蛙说,“不敢保证每局都获胜,但大家玩得开心才是最重要的。”

为了配合客人的游戏习惯,建刚蛙通常都将陪练时间安排在晚上。这也是大多数陪练的工作时间。

“相对朝九晚五的工作,陪练生活作息不太规律。基本都是白天休息,晚上工作,甚至凌晨1、2点都还在游戏里。每天除了睡觉外,其他时间都在电脑前,即使周末或者节假日也不例外。”曾在国内一家游戏平台担任过陪练的子晨告诉记者。

据第三方平台七麦数据统计,最近一年时间里,知名游戏陪练平台比心陪练在iOS端的下载量达到1370万。而伴伴、捞月狗等游戏陪练平台的下载量也达到70万至100万不等。

得知桃花娘担任陪练时,姥姥特担心她会“变坏”,语重心长地叮嘱她能找份朝九晚五的工作。在家人眼里,老实上班才是人生正确轨道。

“游戏陪练同样能赚到钱,而且将爱好变成职业让我更能投入其中。”桃花娘如今每小时的定价是199比心币,约等于199元人民币。这意味着如果每天能稳定接下5、6笔订单,日收入则能达到1000至1200元。同样,自2019年10月才转为专职陪练的建刚蛙,尽管每单生意仅为10至30元不等,但每个月也能通过陪练赚到过万元的收入。

据比心平台官方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12月,平台用户数已达到2000万人。认证游戏陪练人员为277万人,约有129万人通过游戏陪练获得收入。其中全职陪练平均月收入约为7857元,兼职陪练平均月收入则为2929元。

“之前是做兼职,在工作之余上线挣点零花钱。”老猫说,但经过半年多时间的尝试,随着客人和订单的增多,他开始有了转型为专职的念头,“传统工作每个月也就五六千元,而如果你陪练订单多的话,每个月能挣到上万元收入。”

2019年7月,中国通信工业协会电子竞技分会发布了《中国电子竞技陪练师标准》公告,这意味着今后电竞爱好者可以通过认定平台进行考核,合格者将被授予“电子竞技陪练师”的官方职业技能认定。“这代表陪练不再被视为玩物丧志,而是一种正规职业。”老猫说。

和老猫有着同样念头的年轻人不在少数。玩家在游戏里对陪练的依赖,也让陪练价格水涨船高。

3月1日,记者登录比心平台发现,普通陪练价格大多为每局10至20元不等,“明星指导”陪练的话,价格往往在一两百元以上。如果需要英雄联盟知名俱乐部FPX、IG旗下的职业选手陪练的线元。

而陪练人员的名单里,最具知名度的则是IG俱乐部创始人王思聪,其所陪练的游戏项目云顶之弈,每小时收费666元。但记者发现,截至3月6日,仅有5人享受到王思聪的陪练服务。

“只是换了挣钱方式而已。”老猫说,“既能满足游戏爱好,又能获得不输传统行业的薪酬,何乐不为。”

在进入比心平台之前,建刚蛙从未想过自己会辞去之前的工作,成为一名全职陪练人员。

2017年12月,建刚蛙通过朋友的推荐下在比心平台下了一个单。游戏中,她发现对方不仅技术出众,还特别健谈,不时将自己逗得哈哈大笑,“第一次觉得玩游戏原来这么开心。”

初来乍到,一切都是那么新鲜。第一单生意的客人正是此前自己下单的陪练。对方很仗义:“既然你关照了我的生意,那么我也送你个开门红吧。”

对于尚不清楚规则的建刚蛙,对方在游戏里耐心地教导她该如何宣传自己,如何接单以及如何让客人更享受游戏乐趣。这让建刚蛙对陪练行业有了全新的认识,“并非外界想象的那么混乱。里面无论客人还是陪练都是年轻人,大家不过分看重利益收入,更像是全新的交友方式。”

事实上,陪练行业此前也曾因“打擦边球”而传出负面消息,让平台以及陪练都背负了种种质疑。

“不可否认此前行业确实存在一些不规范的地方,也引发外界的误读。”比心陪练副总裁杜明江说,“如今随着市场的正规化,平台不允许这些行为的存在。也会采取AI审核内容的方式进行监督。”

“客人下单目的其实很单纯,除了游戏外,更希望能找个陌生人排解压力。”建刚蛙发现下单客人大多是独自在外打拼的年轻人,他们希望在游戏中能找到倾诉对象,得到精神上的放松。

2020年1月,一位武汉的客人在游戏中异常沉默,无论建刚蛙怎么调动气氛,对方都不太搭理。一番打听后才发现这位客人身处疫情中心,而女友因为护士工作被派往一线。

为了宽慰对方,建刚蛙找了相关的疫情资料,在游戏中不断安慰开解。在她的劝慰下对方逐渐理解了女友的工作,甚至决定等疫情结束后向女友求婚。“当时得知他的决定后特别开心,特别是他下线前真诚的感谢,让我认识到陪练不仅是陪练游戏,甚至有更大的意义。”

桃花娘更乐意将这里视为自己结交好友的场所。在五年时间里,不少下单的客人通过她的关系,成为线下真实的朋友甚至恋人。

2019年的一天,一位长期下单的客人告诉桃花娘,自己和女朋友的认识正源自都喜欢看她的视频,进而在网上交流后喜欢上彼此。女友生日当天,对方还特意下了桃花娘的订单作为礼物。

陪练之路也不是全都美好。大平台的崛起,让越来越多的小陪练团队走上了更加粗粝的、煎熬的道路。

2月22日,子晨睁开眼后就开始在微信群发广告,同时安排员工登录绝地求生,开始新一天的陪练业务。

此前,子晨曾在国内一家平台担任过一段时间陪练,他选择每单价格为8元上下,原本计划以“低价”抢生意,但由于没有知名度,每天少有生意。

平台的抽成更让他难以接受,“基本上都是抽20%。”一周下来后,到手的不足100元,“基本是在给平台打工了。”

但看中陪练市场迅猛势头的子晨并未放弃,他决定单打独斗。他招募到6个技术不错的玩家,投资10万元在老家开设了陪练工作室,主打英雄联盟和绝地求生陪练项目。

为了拉拢客户,子晨继续“低价策略”。“客人可以选择游戏局数和游戏小时两种不同的模式。每局收取10元钱,每小时收60元,不限局数。”

“要成为陪练并不容易。”子晨说,“光是自己打得好还不行,你得保护好买家,同时还要多聊天,让对方感受到游戏的乐趣。”

子晨在运营陪练工作室的半年多时间所获得的收入,扣去员工工资以及水电费用外,每个月到手不到8000元。“只能先慢慢熬着,不断地打广告以及拉拢新客人。”子晨还尝试着以团队入驻的方式,和陪练平台进行合作再由对方派单。“现在肯定不敢去奢求能赚那么多,希望每个月赚到两三万就行。”

建刚蛙正在考虑未来的出路。现在她除了陪练外,更多时间放在短视频制作上,以吸引更多的粉丝关注,也维护着账号的活跃度。建刚蛙清楚,要在行业继续站稳脚跟,需要不断开发更多元化的渠道。

在陪练过程中,建刚蛙习惯收集客人有意思的话,整理摘录下来,用作自己在拍摄短视频时的素材。

2019年,建刚蛙在平台上开通了《蛙蛙的陪玩日记》,以一人分饰多个角色的方式,将这些陪练的种种趣事发布在网上。让她意外的是,这个试水之作被多个玩家追捧,甚至在自己因为其他事情导致断更时还被网友不断催更新。

除了短视频外,建刚蛙还开始尝试起直播。她刻意减少了自己的陪练时间,每天耗费更多的精力在短视频和直播上,“觉得直播将是一个风口。”

桃花娘希望继续从事游戏陪练。她在陪练平台的粉丝数已达到12万,抖音上的粉丝数也超过了300万。拥有庞大粉丝群体的优势让她同样涉足短视频、直播等领域。

2019年3月,触手直播开始陪练招募;两个月后,虎牙直播也推出陪练模块,2019年10月,斗鱼直播上线了陪练业务,同样宣告进军陪练市场的决定。

新来者的冲击,让传统平台们除了加速发展陪练业务外,也开始新的探索。不少平台开始牵手电竞俱乐部,尝试起为战队招募起青训选手来。

2019年初,比心陪练宣布联合IG、FPX、eStarPro等职业俱乐部,由平台开通报名渠道招募选拔。经过层层筛选后,再由俱乐部派出青训教练对选手进行比赛考核,最终为俱乐部筛选合适的青训选手。

“我们在2019年举办了25次青训招募,总共有10万人报名。单场最多的报名人数超过8000人,2020年也预计将和15家俱乐部联合举办50场左右的青训招募活动。”杜明江说,“一方面为各家俱乐部输送人才,提升俱乐部竞争力。更重要的是,也为游戏玩家及陪练用户提供向电竞职业选手的晋升通道,让他们有机会实现电竞梦想。”

香蕉网妖网所有,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香蕉网妖 » 王思聪陪练666元?电竞陪练的另类人生

赞 (0)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