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蕉网妖
当前位置:香蕉网妖 > 娱乐 > 正文

一场新的好莱坞肃清运动开始了

最近呢,好莱坞非常热闹,几乎隔三差五就会爆出几个热门事件,让人目不暇接。

比如,前阵子的《乱世佳人》下架事件,最终也以影片重新完整上架,并附加了几段视频说明,顺利完结。

而最近两天,又有新的活动开始了,一大批热门美剧也都受到了牵连,并且,开始了一系列的整改运动。

所谓洗黑脸运动,就是删除美剧里有白人为了扮演黑人而将脸涂成黑色的场景或者片段。

事情起因,自然与全国各地爆发反对种族主义和前不久闹得沸沸的警察虐待黑人的抗议活动有关,但其实更像是HBO Max处理《乱世佳人》事件的后续发酵。

黑脸最初源于19世纪30年代的滑稽戏(minstrel shows),是白人刻意模仿黑人,来取悦白人的表演。

所以那个时候,黑脸多被用来以贬低、嘲笑、讽刺等方式来描绘负面的黑人形象,从而塑造了一系列的黑人刻板印象。这些形象强化了种族主义,帮助美国“编纂了高大上的白人”。

所以,如今的黑脸带着历史的厚度与沉重,相当于美国种族关系的一个文化符号,代表的是那段种族压迫的历史,是带着血泪的种族隔离制度,以及撕扯到至今也没有结果的黑人刻板印象。

黑脸的存在,就仿佛鲜明的立了一个美国种族关系冲突的旗帜在那里。而似乎,消除了这些印记,就可以消解这份敏感。

于是,Hulu决定,删除了《黄金女郎》(1985)第三季中贝蒂怀特(Betty White)和鲁麦克莱纳汉(Rue McClanahan)抹了泥面膜被误认为是黑人的第23集;

与此同时,Netflix最受欢迎的电视剧之一《办公室》(2012)的制作人格雷格丹尼尔斯剪掉了该剧第九季《德怀特圣诞》(Dwight Christmas)那一集中的黑脸镜头;

《鲍勃大卫二人转》(2015)也因为有一集有一个大卫克罗斯的角色在和一名警察对抗的时候本来没啥事,但是变成黑脸就态度大反转的桥段而被迫从Netflix撤下;

受到影响的还有《我为喜剧狂》、《实习医生风云》以及《废柴联盟》,他们都将各自涉及黑脸情节的部分从各自流媒体平台撤下。

以及,英国小品电视剧《小不列颠》、《神奇动物管理员》、《The League of Gentleman》和《伴我双飞》也都从从各自的流媒体平台上撤下。

据NBC环球报道,这些被删除的剧集将不再可以从iTunes和谷歌Play上购买,也不会在电视上再重播。

洗黑脸事件,看起来就是一次针对电视剧和电影中有争议的种族描写而进行的清理运动。

一方面,是好莱坞正在随着种族认同以及包容性的改变而慢慢转型。另一方面, 很多创作者和艺人也都被推到了风口浪尖,开始了各种小作文一般的道歉。

《办公室》的制作人丹尼尔斯(Greg Daniels)说:“《办公室》就是一群人努力在一起工作,相互尊重,尽管他们的老板和经理会做出不得体的行为的故事。我们这部剧用讽刺的手法揭露了很多职场里不可接受的行为,传递了包容的信息。今天我们剪掉了一个被用来批评欧洲的一种种族主义行为的镜头。

“黑脸”是不可接受的,如此形象地表达这一观点是有害的,也是错误的。我对造成的痛苦感到抱歉。”

《我为喜剧狂》的作者兼执行制片人蒂娜菲(Tina Fey)写了一个检讨,“我为他们造成的痛苦道歉。展望未来,没有哪个爱喜剧的孩子需要被这些比喻绊倒,被它们的丑陋刺痛。”

《小不列颠》、《跟我一起飞》的主演卢卡斯表示,“从《小不列颠》起,社会发生了很大变化,我自己的观点也发生了变化。我们最初做这个剧,去扮演黑人角色,从没有任何坏的意图。唯一你可以指责我们的是贪婪。我们只是想展示一下我们可以扮演多样化的一群人的表演才能罢了。”

曾主演过《极盗车神》、《速度与激情2》和《阿丽塔:战斗天使》的艾莎冈萨雷斯(Eiza Gonzlez)日前就为自己在2007年拍摄的一部墨西哥电视剧《洛拉》(《Lola:rase una vez》)中涂黑脸而道歉。

她说,“作为一名15岁的儿童演员,我的第一份工作就是这个墨西哥电视节目,我真的不想这样做,但是当时的我没有谈判能力现在回想起来,我应该为自己站出来。我不知道这有多不合适。但我对我曾经的所作所为感到非常抱歉和羞愧。

我在墨西哥城长大,没有接触到很多文化,也不知道“这是多么大错特错”。但真的,我从来不会故意参与任何我知道会对他人造成伤害或痛苦的事情。我有责任教育自己,用自己的声音为他人发声,这不仅仅是道歉的姿态。我再一次为伤害了任何人深表歉意。”

吉米法伦说:“2000年,在《周六夜现场》(SNL)上,我做了一个糟糕的决定,用黑脸(blackface)模仿克里斯洛克(Chris Rock),这个错误是没有借口的。我非常抱歉做出这个毫无疑问令人不快的决定,感谢你们让我今日能够负起责任。”

他表示,“我一直不愿提及此事,因为我知道,这样做会被那些把道歉等同于软弱、为那些利用偏见分裂我们的领导人喝彩的人视为胜利。对我来说,没有什么比你们的尊重更重要了。我要向那些因我的化妆或言语而受到真诚伤害或冒犯的人道歉。”

当然,这其中也有很多当事人表示很无奈,摊手发声“我们是在讽刺老旧的种族偏见,并不是赞同支持种族歧视”。

《鲍勃大卫二人转》的俩主演鲍勃奥登科克和大卫克罗斯就纷纷在Twitter上就Netflix撤下他们节目的决定表态。

“我们考虑了我们做节目的每一个选择,一直都是为了让你发笑和思考,而不是说一个显而易见的或简单的观点……我们的喜剧总是关于人的因素,从来没有关于表达政治观点。”

“我的那个角色定位本身就是荒谬且愚蠢的,我们设计那个梗也是为了强调他的荒谬之处啊。”

在YouTube上拥有近2300万粉丝的大V谢恩道森(Shane Dawson)在周五新的视频里也谈到了他过去做过的那些令人反感的视频,其中经常包括黑脸和扮演种族主义刻板印象的角色,并表示以前的道歉还不够。 他意识到有些人永远不会原谅他的行为,他接受他应该失去一切,哪怕搭上自己的职业生涯。

就在一天前,另一位YouTube大户Jenna Marbles宣布将离开该平台,原因是她在职业生涯的早期曾制作过种族主义笑话和黑脸视频。

终于,围绕阿普的多年争议结束了。也不舍,为阿普配音的汉克阿扎利亚要和这个角色说再见了。“他们要怎么处理这个角色是他们的决定。这取决于他们,我们都同意的是我不会再做配音了。我们都觉得这样做是对的,也是好的。”

当然,对待《辛普森一家》以及其他几部热门动画对于配音演员的变化,有一个积极的方面就是,让更多少数族裔可以参与到配音工作当中。所以,这一事件的积极意义,还是要大于“洗黑脸”事件的。

包括好莱坞各种媒体,在报道上也都格外谨慎,他们都是一副规规矩矩只陈述不站队的姿态。

他们大多只是报道一下平台又撤下来哪部片、或者删减了哪个情节,或者紧跟Tweet大队,宣传一篇谁谁谁又道歉的文章。却并没有发出更多评论和判断。

“《黄金女郎》这一集多么美好的情节直接被整个去掉了,也真的是可笑啊!要知道去掉的这集剧情是两个家庭,一个白人家庭,一个黑人家庭,他们为了他们的孩子接受并放下了他们的偏见。我的天,泥面膜不是在歧视黑脸,而是在反黑脸和反种族主义啊,Hulu应该为这种不看剧情深意就一刀切的行为感到羞愧才是。”

“听起来我们需要看看是谁在做这些决定。他们真的明白BLM的重要性意味着什么吗?从他们的行为来看,他们显然没有。所以为什么让这些人成为决策者呢?”

“好的做法是我们不去动它,但是可以在开篇多加一个声明。现在把它直接拿掉,什么也解决不了啊!没意义啊!”

“这真的太愚蠢、太荒谬了!警察没有施暴之前,谁对这种事情关注过么?包括这次洗黑脸这回事,这压根就不是黑人所担心的事情啊。是的,我故意用了黑人这个词。但是我问过很多黑人朋友和同事,他们更喜欢别人称他们为黑人还是非裔美国人呢,他们的回答大多数都是,只要没有任何不敬的意思,他们都不在乎的。所以我们需要停止这些什么改变产品形象啊商标啊,移除雕像啊,删减电视和电影片段,重写历史书这些愚蠢的行为!我们只有面对历史,才能进步啊。”

总之,作为之前美国示威活动的负效应,已经有越来越多的美剧和电影包括从业者牵涉其中。事情也变得越来越诡异。

就像上面的评论,或许有些言论带着强烈的个人情感而过于激进,但是他们字里行间的底色却都是“包容性”的文化以及“如何更好解决种族问题”的初心。

自全球范围内反对反黑人的抗议活动开始,好莱坞一直在努力解决其系统性种族主义的历史问题。

当然,还是要强调,这一切的删减和处理,都是平台,甚至是创作者自己,出于种种原因做的修改决定。

实际上,这次 “洗黑脸”事件不是一次偶然的开始,也不会一切就此结束。相信,接下来好莱坞还会有更多其他衍生事件诞生。

在整个反种族运动当中,好莱坞一直是激进派,相比其他行业的反应也更为强烈。作为一个局外人,其实我始终不知该以何种身份来评价此事,就像好莱坞的媒体自己,都不打算轻易表达观点一样,大家似乎都在观望当中。

只不过,还是觉得,这个事情非常微妙。这其中,其实不仅包括种族问题,还包括喜剧的边界,大家是否认同喜剧该有边界。

香蕉网妖网所有,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香蕉网妖 » 一场新的好莱坞肃清运动开始了

赞 (0)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