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蕉网妖
当前位置:香蕉网妖 > 娱乐 > 正文

Lisa当导师、BTS专辑大卖、泫雅热搜怪……韩流要回来了吗?

随着《青春有你2》的热播,担任舞蹈导师的lisa也成为热搜的常客,赢得了越来越多的中国网友的喜爱。

2020年2月底,BTS(防弹少年团)最新专辑《MAP OF THE SOUL : 7》在网易云音乐上线年首张销量破千万的数字专辑,而这个成绩是仅用一周时间创造的:这种专辑首周销量已超过40万张,销售额超过1000万元……虽然在版权领域并不占据优势,但在2018年签约BTS之后,网易云音乐还是狠狠吃了一波k-pop的红利。

在2016年受萨德事件影响,中韩关系降至冰点,在国内受众广泛的“韩流”也突然停滞,韩国影视、综艺、音乐和艺人等在中国市场也消失3年多时间,虽然在进入2020年已经进入解冻阶段,之前也有黄致列回归《歌手》的传闻,但新冠状病毒对两国的突袭,也给“韩流”复苏带来很多不确定因素。

从2016年下半年开始,一直到现在,韩国影视剧、综艺、以及艺人虽然在国内不能像之前可以通过正规渠道进入中国市场,但“热搜”榜单中,却总是有来自韩国的八卦、爱豆,在国内最主要的娱乐内容的舆情场上,韩流从未缺席。

无论是在豆瓣、知乎还是微博上,都有关于韩国娱乐公司、韩国明星买热搜的传闻,并且直接点出泫雅、Lisa、崔雪莉、双宋、李敏镐等等韩国艺人的名字,那么到底韩流们“承包”热搜是商业行为?还是铁杆粉丝的自发行为?尤其是“热搜怪”泫雅,不是顶流也不是一线的这位韩国女艺人为什么可以成为热搜榜的常客?

为此,读娱君特意走访某微博营销公司的高管孙女士,和韩流自媒体大号的负责人米兔君。

热搜,泫雅买不起。作为曾在新浪微博就职多年,后担任某微博营销公司高管的孙女士表示,在2017年之前,韩流买热搜的情况很普遍,当时韩剧、韩综在国内的版权销售情况良好,优爱腾在对其购买的韩剧、韩综宣发的时候,会将热搜当做一个重要的KPI,所以商业置换或者购买热搜的行为很常见;此外,在2017年之前,kpop的演出市场和韩国艺人的代言在国内也很普遍,热搜也同样会被作为营销的重要考核标准,所以通过各种商业行为“买热搜”也是同样存在。

但在2017年之后,韩娱买热搜的情况少了很多。韩国主要的娱乐公司都是上市公司,财务数据很透明,所以在中国市场的营销费用虽然也不容易查到,但根据其盈利情况,在没有办法在中国捞金的情况下,主动购买热搜的行为并不常见。根据资料显示,SM、JYP、YG的在2019年Q3的盈利也就是在人民币千万级别。确实,读娱君之前也做过例如Bigbang中国巡演等项目,对韩国娱乐公司在营销费用的“抠门”也是很有感触。

“之前也有不同行业的人问过我泫雅为什么总是出现在热搜里,问是不是买的”,孙女士告诉读娱君,她虽然不能百分之百的肯定,但泫雅成为热搜常客大概率不是韩国娱乐公司操作的结果。在她给出的一份不完整报价单(给渠道的价格)中可以看到,微博热搜的报价分为27万、12万以及3万:

之前有统计,2019年泫雅在热搜中出现约40次,以最低3万一次记,大概需要120万左右,再考虑到营销公司的成本,如果是买热搜的线万万左右,这个费用,对于泫雅方面而言,也绝非一笔小预算。整个2019年,泫雅在签约鸟叔公司之后的行程并不多,一直到11月才携男友上了韩国的综艺并发行单曲等公开活动——而在国内,虽然有传闻其要在国内发展,并且进军直播,但最终也只有一两个不太知名品牌的代言,所以,泫雅或者鸟叔公司拿出预算买热搜的可能性并不高。

韩流自媒体大号的负责人米兔君从另外一个角度解读泫雅热搜现象。据她介绍,泫雅无论在韩国还是在中国,都不算一线,但泫雅在艺人的身份之外,还有另外一个强属性,也就是时尚属性,根据米兔君的说法,泫雅的个性以及个人风格很突出,所以其从发型到妆容到穿搭,甚至连美甲款式都能够在国内引发一定的潮流,这也是泫雅的热搜关键词多数都和潮流有关的原因。

米兔君也介绍说,泫雅作为时尚达人,她的图片内容的曝出,往往会在短时间内被韩流娱乐大号、时尚潮流大号等同时转发到国内,再加上粉丝的努力,是有可能自发上热搜榜非前列位置的——这也可以推导至其他韩娱内容,米兔君的团队很早就发现,她们率先翻译或者编译的内容,尤其是涉及到流量爱豆的内容,总是会被大批的账号转发,成为热门微博或者上热搜也是很常见。

所以,米兔君也并不排除会有“泫雅同款”的网店会在微博上投放一些大号,为热搜做出贡献。而顶流韩国爱豆以及背后的经纪公司,和国内资本以及品牌的关系更加紧密,也许会有买热搜的可能。

透过热搜来看,虽然限韩的魔咒在过去几年若隐若现,但韩流确实从未“远离”中国市场。

如果仅仅保持对之前固有粉丝群体的影响,那么韩娱在国内社交网络里的热度应该要比现在逊色很多——真正让韩流风劲吹的,其实是韩国娱乐产业在过去这一年里的大新闻不断,不仅是坏事连篇,更是韩娱的至暗时刻。

先来说黑色。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在过去的这一年多时间里,韩国娱乐圈的黑色新闻不断,从离婚、吸毒到性丑闻、权色交易,一直到雪莉、具荷拉等多位艺人的自杀……2019年也是韩国娱乐圈多灾多难的一年,这些新闻接连发生,在国内社交网络上备受关注也不奇怪。

但与黑色魔咒同时并存的,是韩国娱乐工业在过去一年多时间里也是硕果累累。电影出精品不说,并且拿下奥斯卡最佳影片;剧集方面也是好剧不断:《爱的迫降》《请输入搜索词:《梨泰院Class》等在国内引发追捧;韩综也是表现给力,这点从韩综在国内的学徒层出不穷可见一斑——更值得一提的是kpop在过去一年也是在全球范围内“文化输出”,事实上,bts、exo以及lisa所在的黑粉团,无论是在微博、ins以及twitter上都是很能打的。

这或许就是,虽然不能直面中国市场,但仍然在国内保持影响力的原因。确实有实力,同时也确实有黑料,想不上热搜也难。

当然,国人对韩流近30年的喜爱也是韩流能够穿透限韩的重要原因。从上世纪90年代后期主打韩剧和韩国音乐的韩流初始阶段,到主打韩国明星、韩剧的发力阶段,再到现在韩国综艺的火力全开,以及2016年之前的kpop、韩剧、综艺全面开花阶段,韩国的娱乐工业和中国的关系相当密切,也不仅是内容输出和接受的关系。

首先,国内资本,尤其是互联网平台和韩国娱乐的关系紧密,在限韩令之前,韩国主要娱乐公司的背后都有中国资本的身影,这或许也意味着,中韩娱乐产业在幕后的联系很有可能一直没有彻底切割:

其次,就目前来看,在很多影视剧、综艺、真人秀、选秀节目中,都能够看到韩国娱乐工业的影响,吴亦凡、张艺兴、黄子韬、鹿晗、程潇、lisa等等新生代艺人其实都或多或少和韩国娱乐工业有关系。而且,韩国的影视剧拍摄以及综艺拍摄,到中国来拍摄也一直都是可以的,如韩综《新西游记》、《街头美食斗士》等都是在中国取景、拍摄。

限韩一直以来都留有空间,比如音乐领域。2018年,先是5月网易云音乐与Big Hit 娱乐达成合作,拿下BTS的版权,之后网易云音乐还和Loen Entertainment合作,拿下包括IU、Apink、CNBLUE、GFriend、AOA、THE BOYZ等多组kpop明星的音乐版权;而在2019年1月,腾讯和sm娱乐合作,拿下包括东方神起、BoA、SUPERJUNIOR、少女时代、SHINee等多组kpop明星的音乐版权。

这或许是一直以来对于“限韩令”是否存在的疑问的缘由,但事实情况是,在2016年之后,韩国艺人来华的正式演出以及影视剧综艺版权的售卖等等也都处于停滞状态。

在萨德事件爆发之初,中韩两国的关系确实降至冰点,但持续时间并不长,尤其是经贸层面更是连接的相当紧密。

可能很多人并不了解,韩国人在中国做生意或者工作的城市,早已经不再局限于北上广、青岛、大连等城市,更已经渗透到很多中小城市。在韩国爆发疫情后,江苏盐城就发声明说,“盐城与韩国一衣带水,经贸往来合作交流广泛……在盐城工作生活的韩国人士是盐城的“新市民”,在疫情防控中,我们将一视同仁 ……”——据了解,在盐城生活的韩国人有几万人,他们主要工作在盐城市大大小小几百家韩企中,可见,中国和韩国的经贸关系早已经恢复,并且在持续发展。

如果不是此次疫情,我们有可能从《歌手2020》的奇袭名单中看到韩国歌手的身影,因为这场突如其来的疫情,中韩娱乐行业并没有实现破冰。但在疫情之后,无论是中国还是韩国,恢复经济都是第一要务,这其中娱乐产业的恢复相当重要,或许,回暖的契机已经到了,只是要看谁能走出第一步。

而且,由于近5年时间里,中韩两国的娱乐产业基本处于停滞状态,也使得中韩娱乐行业相当受损。

就在3月25日,有消息称著名EXID所属公司香蕉文化将结束娱乐事业,目前经纪业务处于中断状态,艺人及主要员工已全部离开公司。香蕉文化的前身是艺堂娱乐,2014年新沙洞老虎成立了AB娱乐,2014年被艺堂娱乐收购,2016年,中国万达集团会长王建林的儿子王思聪设立的媒体集团“香蕉计划”投资了艺堂娱乐,将公司改名为香蕉文化,之后,香蕉文化在韩国也是大展拳脚,尤其是将当时很火的女团EXID签到旗下并在中国市场开始活动——但后来并不顺利,EXID也是一落千丈也算是解散状态……当然,香蕉文化韩国的负责人也否认了这个传闻,但公司运营受政策性影响也是步履艰难。

除此之外,在过去几年,因为“限韩”的存在,很多在韩国出道的中国籍艺人也和之前的经纪公司有很多纠纷,就在近日,在韩国曾作为I.O.I、PRISTIN等组合的成员的周洁琼也和韩国经纪公司单方面解约闹上了法庭。据了解,周洁琼在2019年9月突然通过邮件,毫无根据地单方面发出解除合约的通知,甚至回避与PLEDIS及星灿盛世(PLEDIS在北京设立的全资子公司)沟通。此后,周洁琼违反专属合同,独自一人在中国出演电视剧、综艺及广告等演艺活动。“PLEDIS在专属契约期间为了让周洁琼在韩国和中国从事相关活动,尽了最大的努力进行支援,但结果还是向粉丝和大众们传达了这样的消息,让人非常遗憾。”

是非曲直,自然有法律来做衡量,但毫无疑问,中韩两国娱乐圈受到限韩令影响,也是这些艺人和经纪公司,经纪公司和中国资本等等产生矛盾的诱因——所以,两国文娱产业的互通有无也是解决这些矛盾和冲突的优选方案。

正所谓堵不如疏,在互联网时代,所有人都可以通过便捷的方式获得一手的韩娱资讯、影视综艺的资源——正版不能进来,盗版将占据市场,这从长远看,对国内的娱乐内容市场也并非好事,而且,正版内容进入中国市场,不仅是韩方获益,中国的公司和平台也可以通过各种方式获利,更重要的是,透过近邻韩流30多年的工业化进程,为中国娱乐内容工业化添砖加瓦。

作为国内韩流资讯领域的最顶级的自媒体运营负责人,米兔君也希望韩流能够早日复苏,她回忆说在萨德事件爆发之初,她们一度暂停自媒体的更新,并且做好转行的准备,但好在之后不久韩流资讯就可以正常更新;过去三年多的时间对于她们而言,影响也是巨大,从最初的纯靠内容实现商业化,到逐渐接受代购、微商等广告的投放。

韩娱和内娱的口水仗并不稀奇,中韩两国的关系也很受地缘政治因素的影响,但读娱君始终认为,中韩两国的民间交往尤其是文娱产业的互通有无其实对两国来说都是利好——以游戏和电竞产业为例,即使限韩令当头的时候,中韩两国的交流也并没有停摆,并且近两年在世界范围内更是共同进步,比如LPL在全球赛的优秀表现,就离不开韩国籍选手的助力,那么,在影视综艺和音乐领域同样也可以……韩流归来的面纱要揭开了吗?

香蕉网妖网所有,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香蕉网妖 » Lisa当导师、BTS专辑大卖、泫雅热搜怪……韩流要回来了吗?

赞 (0)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