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蕉网妖
当前位置:香蕉网妖 > 主播 > 正文

涡阳10岁男孩打赏主播三天花了九万多元

新安晚报 安徽网 大皖客户端讯 在涡阳县高炉镇王金寨,10岁的浩浩(化名)用爸爸的手机玩游戏、看直播,先后充值买装备、打赏快手平台游戏主播,共花费12万多元,花光了父母结婚多年来积蓄。浩浩的爸爸王先生无奈地说,最近只能从孩子奶奶那拿了几千块钱开销。

潘女士告诉记者,她和丈夫在浙江金华做些小生意,儿子浩浩今年10岁,在涡阳老家读小学四年级。由于今年新冠肺炎疫情的影响,潘女士和王先生滞留在涡阳老家,浩浩就用爸爸的手机玩起了手机游戏和快手直播。 “从2月26日上午9点52分到2月28日上午8点23分,儿子在快手上购买快币打赏、送礼物给游戏主播,总计充值62次,花费93522元。”潘女士说。

2月28日下午,潘女士用丈夫的手机买菜付款时,发现支付宝、微信里都没钱了。于是赶紧查找原因,这才发现儿子在快手上充值打赏游戏主播了。

从潘女士发给记者的快手平台充值金额和打赏截图中可以看到,浩浩给游戏主播频繁地送出皇冠、跑车、金话筒等礼物。 “太频繁了,绝大多数充的是1688元,还有688元、198元。”潘女士说。

“我手机微信、支付宝、还有绑定的银行卡,里面的钱都刷掉了,支付宝的花呗也用了两千多。”王先生介绍,儿子不止看直播刷了9万多元,还在王者荣耀、和平精英、香肠派对这三款游戏中充值买道具,花了3万多元。

“我现在是身无分文了,还是我妈从地里的收成中拿了几千块钱给我用。”王先生心酸地告诉新安晚报、安徽网、大皖客户端记者。关于自己的手机支付密码如何被浩浩所知晓?王先生解释: “他和妈妈买菜时记下来的。”

采访中记者获悉,潘女士和丈夫在浙江金华租了个摊位卖菜,做的是小本生意,每天起早贪黑,这些钱是夫妻俩婚后慢慢积攒的。 “这些钱是我们的全部积蓄,平时我们都舍不得动,现在都没了。”潘女士心痛地说。

昨天上午11点多,浩浩在电话里告诉记者,他给快手游戏主播送了跑车、火箭、皇冠等礼物。 “我不知道花的是钱,我也不知道那是花钱买的,我就给打赏了,大概打赏了七八个(主播)。”

对于为何要看游戏直播?浩浩说, “我不小心点到了,看到有人在直播。”对此事,他表示很愧疚,认识到错误了, “今后不会再做了。”

王先生介绍,这件事发生后,自己没有体罚浩浩,只是批评教育了他, “我们和他说了事情的严重性后,他也不好意思出去和其他孩子玩了。”浩浩告诉父亲,他不知道充值打赏出去的是钱。 “要真的是现金,拿给他去买(礼物),他也是舍不得的。”

潘女士告诉记者,2月28日晚,她和快手直播平台取得了联系,并叙述了自己的遭遇, “快手客服说,非常重视未成年人打赏的相关问题,让我们耐心等待。我每天都有联系,但一直让我等,就是没有说退不退,只说先核实,但是核实到现在也没有说法。”

就潘女士所反映的情况,记者在3月7日下午也拨打快手客服电话,但是由于新冠肺炎疫情的影响,客服电话一直没有人工服务。随后,记者在快手APP中私信“快手客服”,并且发送电子邮件给快手投诉举报邮箱,但截止到记者发稿时,仍未得到快手公司方的回应。

潘女士介绍,对于浩浩在另外的三款游戏中充值的3万多元,她也一直在和两家游戏公司的客服沟通, “他们都是说先核实一下,让我等回复。”

郭律师认为: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总则》第19条及相关规定,除了纯获益或与其智力相适应的行为以外,限制行为能力人实施民事法律行为应由其法定代理人代理或者经法定代理人同意、追认,才能生效和产生法律约束力。

在本起案例中,10岁男孩浩浩属于未成年的限制行为能力人,在未经其父母允许的情况下,在游戏中实施了12万多元的充值和打赏的行为。作为在读四年级的小学生无法理解所充款项的价值,该消费行为明显与其现有智力不相适应。同时,由于其父母对此消费行为并不知情和拒绝追认,因此,如果充值和打赏确系浩浩实施的,依法属于无效行为,且应当予以返还。

针对这种情况,郭律师建议,浩浩的父母可以第一时间到就近的派出所报警备案,然后可以向游戏运营商客服进行投诉和请求协助查明事实和退款。

香蕉网妖网所有,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香蕉网妖 » 涡阳10岁男孩打赏主播三天花了九万多元

赞 (0)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